下切侵蚀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神之使者 > 正文内容

男人的牌坊【琴台文艺】

来源:下切侵蚀网   时间: 2020-10-20

  莫纪第一次见到那个女孩是在公园里的牌坊下。
  那天,莫纪和往常一样在公园内转悠着。当他发现牌坊下那个打扮得十分时髦的女孩时,他的眼睛为之一亮。作为公安警察,莫纪的工作责任,主要是维护公园内的社会治安,当然还有一个目的,就是要“挖眼寻蛇打”,用鹰一样的眼睛去寻找能罚到款的人。其实他心里是不愿做这些事的,可上面有任务,他有什么办法?
  莫纪下意识地瞧了瞧那女孩,他的眼珠子定定地盯在那女孩身上了。那女孩看起来年纪不大,颇有几分姿色。莫纪从那女孩身旁走过,无意间衣角碰到了她的手臂。女孩蓦然回头,正好与莫纪的眼光粘到一起。莫纪发现,那女孩的眼神里好像有一种灼热的火焰。莫纪想;这样的女孩子绝不会一个人到公园里来,一定还有人陪着他。果然,没过几分钟,一个中年男人手里拿着两瓶矿泉水跑过来,和那个女孩在牌坊下窃窃私语。莫纪心里有数了,以他多年做侦察工作的经验和眼光,他知道这双男女绝不是一对正宗夫妻。
  莫纪一边跟踪观察一边打电话:喂,张平,我在牌坊前100米处,你和雷子赶快过来,这里有情况。
  年轻人立马赶到,莫纪把他们叫到一棵树荫下轻声说:你们看,那牌坊下的一对男女,准不是什么正经夫妻,你们俩把他们带到值班室,分开问讯,我回办公室了。
  所长,要是搞错了怎么办?
  错不了,我过的桥比你走的路多,我的眼睛可是孙悟空的火眼金睛,只一眼就知道是什么货色,从来没失过手。
  张平和王雷将那一男一女带到了派出所值班室,然后每人带一个到房子里问话。果然不出莫纪所料,他们真是一对露水夫妻。张平没费吹灰之力,就把那男人“降伏”了。那男人是城里的一个小老板,没多少文化,却吃得像只肥猪一般。一进值班室,就吓得浑身哆嗦,张平要他老实交待,他一边揩脸上的汗珠,一边来了个竹筒倒豆子,把自己和那女孩子的风流事说得一干二净。
  可是,问讯那女孩的王雷却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没有问出一句话来。那女孩除了回答了她叫王冬梅外,无论王雷怎样软硬兼施甚至恐吓威胁,女孩却低着头撬口不开。王雷无计可施,只好将女孩铐起来,拴在办公桌脚上,然后去向莫纪汇报。
  莫纪拿了一叠记录看了看,笑着说,雷子,你太嫩,是不是见了女人心里有点软?你看张平没半个钟头就弄了个清清楚楚。我看你平时也蛮有女人缘的,怎么连个小娼妓也问不出话来?
  王雷一脸的尴尬,有些无地自容地说,莫所长,那个小婊子说什么也不开口,我拿她有什么办法?要不你亲自试试。
  莫纪说,好,你把她带到我办公室来吧!
  王雷打开铐子,把女人带到莫纪的办公室。女孩低着头,不停地抚摸着手腕,莫纪看见她手上的红印子,便对站在一边的王雷说,你铐她了?
  王雷点点头。
  莫纪剜了王雷一眼说,谁叫你铐人?没看她细皮嫩肉,能经得你铐?山东治癫痫病有名的医院是哪家没你的事了,出去吧。
  莫纪示意女孩在自己对面坐下,倒了一杯茶递给她说,先喝杯茶。
  女孩怔怔地睨了莫纪一眼,这不是在牌坊底下碰我手臂的男人吗?虽然他换了一身警服,但她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当时他从自己身边过去时,她回眸一笑,向他抛了个媚眼,原来这家伙是警察!
  莫纪喝了一口茶,润了润喉咙说,我问你话,你要认真对待,不能撒谎,只要你老实把事情说清楚,我不会为难你的。告诉你,我同情女人,对女人经常是网开一面,不过你要是支支吾吾,妄图蒙混过去,那就另当别论,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听清楚了吗?
  女孩轻轻地点了点头。
  你叫什么名字?
  王冬梅。
  把你的身份证给我看看。
  王冬梅掏出身份证给他。
  莫纪瞟了几眼,身份证是外地的,名字倒不假,他觉得这个女孩还算老实,没糊弄他。于是他又问,你和那男人是什么关系?
  我们在谈恋爱。
  他是那个单位?
  我……不清楚。
  叫什么名字?
  他……他……姓苏。
  就这些。
  王冬梅低头不语……
  莫纪拍了一下桌子说,你撒谎!那男人可以做你的父亲,和他谈什么爱?你这个小淫妇,现在我给你五分钟时间考虑,再不说真话,莫怪我打你嘴巴了。
  女人一双媚眼望着莫纪,想用女人的媚态博得眼前这个男人的一丝同情。
  莫纪看出了她的意思,于是他把话尽量说得温和些,好了,我早就说了,不为难你,你把问题说清楚后,我就可以放你走。我决不说假话。我知道你出门在外也不容易,但你必须跟我配合好。
  可是那个叫王冬梅的女孩还是不肯交待。
  莫纪有些来火了,当警察这么多年,他问讯过不少女人,还没有哪一个女人撬不开口的。他站起身来,伸手轻轻甩了那女孩一巴掌说,你他妈嘴真严,敬酒不吃吃罚酒。那狗男人都说了,你还撑什么?以为我们是吃干饭的是不是?你再不说,我就送你到看守所,让他们收拾你这个骚货!
  王冬梅眼眶内含着泪水,冲莫纪说,你怎么打我?
  对不起!我有些冲动。来,抽支烟。莫纪从桌上的烟盒里掏出两支烟,递一支给王冬梅,王冬梅摇了摇头。莫纪用打火机把烟点燃,然后拿着张平的笔录说,你看看,那男人都交待清楚了,你还有什么不可以讲的。我并不想为难你,我也知道怜香惜玉。只要你把情况说清楚,我说话算数,立即放了你。
  经不住莫纪的软硬兼施,最终,王冬梅还是把自己和那男人的来龙去脉说了出来。原来王冬梅是陕北乡下人,才20岁,由于家里穷,她和几个女孩子结伴到南方来打工,找不到好工作,盘缠用光了,走投无路时,就到娱乐城做了坐台小姐。一天晚上,那个姓苏的男人到娱乐城唱歌,垂涎她的姿色,当晚就强行把她“枪毙”了。过后,男人甩给她一叠钞票,她从北京癫痫医院哪个好来没见过这么多钞票啊!后来,那男人不想让别人染指,就包养她,每个月给她五千元。男人给她的钱除了自己吃用开销外,她都寄回了家里给哥哥订亲。出来半年多了,她还没回过家,因为回家一趟要不少路费。王冬梅希望警官能为她网开一面,无论怎样都行,但不要罚她的款。她说她会记得警官的好处的。
  莫纪确实是个怜香惜玉的男人。在公园派出所处理这类案子,对于那些口袋里有钱的男人,他绝不放过,有时罚他个一万二万不等,但他不为难女人,只要能把事情讲清楚,从来不罚她们一分钱。有几个在他公园里犯过事的女人,后来还和他交上了朋友。面对眼前这个娇媚女孩的诉说,莫纪真的起了恻隐之心。他让王冬梅坐着,还派人给他买了盒饭来。莫纪平时吃盒饭只吃五块的,可还嘱咐张平买十块一盒的,盒饭里有鸡腿荷包蛋。莫纪望着王冬梅吃饭,王冬梅吃着吃着,心里就有几分感激。莫纪说吃完饭你在笔录上签个字就可以走。然后,他把张平叫到一边,让那个男人派人送一万块钱来就放他出去。
  那男人听说只交钱,于是立即打电话给朋友,果然不一会,就有人开车送了一万块钱到派出所,然后和朋友一起坐车扬长而去!
  等到一切手续办妥后,莫纪对王冬梅说,你也可以走了。
  待到要走出莫纪的办公室时,王冬梅突然对莫纪说,能给我留个电话吗?
  莫纪爽快地说,行。于是撕了一张纸写号码。王冬梅看到了莫纪桌子上的一本书,上面写着莫纪著,于是她颇有兴致地拿起来翻着,在接过莫纪递过纸条的同时,王冬梅对莫纪说,我可以把这本书借去看一下吗?
  一个红尘女子竟然也喜欢自己的散文集《黑色鸟》,莫纪有些高兴地说,行,你拿去吧,以后可要小心点才是。
  王冬梅说,谢谢,书我会还给你的。
  一个多月后,莫纪接到王冬梅打来的电话。当时莫纪拿起听筒,听到是个陌生女人的电话,就问她是哪个要找谁?王冬梅在电话中笑着说,我就找你,莫所长,你怎么把我给忘了?莫纪见过的女人太多,何况和王冬梅仅有一面之交,又是在那样不伦不类的问讯场合。莫纪真的猜不出是谁,就故意说你不说我挂电话了?王冬梅说,莫所长,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要还书给你。王冬梅这一说,莫纪才恍然大悟,他连忙道了声对不起。王冬梅说那本《黑色鸟》已看完了,后来同事借去看才还来,她想这两天还给莫纪,并大肆夸耀了莫纪一番,说得莫纪心花怒放。在电话中寒喧了一阵,莫纪问王冬梅有什么事需要自己帮忙。王冬梅说,真还有一件事想请莫所长帮忙呢?莫纪说什么事,只要自己能帮上,一定会尽力。王冬梅说,也不是什么大事,国庆节想回家一趟,能不能帮忙买张到西安的火车票。莫纪二话没说就答应说没问题,并让她第二天来取。
  莫纪是个称职的警察,也是个乐于帮助人的男人。父亲是个老警察,莫纪算是子承父业。当莫纪穿着一身警服站在父亲面前时,父亲对他只说了一句话,好好做人做事,不要昧良癫痫病怎么治疗好得快?心。莫纪记着父亲的嘱咐,从不以权谋私,在警察队伍中有着很好的信誉。公安战线个别警吊子挂羊头卖狗肉,凭着自己手中的那点权力,干一些鸡鸣狗盗的勾当,莫纪很瞧不起这些人。他部下原来就有一个不干净的角色。那家伙吉欢泡女人,什么女孩子都泡,尤其喜欢泡娱乐城的小姐们,但他从来不给小姐们小费。有一次,那家伙在郊区的一个休闲山庄泡了一个小姐,那小姐不知他是警察,出门时找他讨小费,那家伙一边抽烟一边看电视,没理那小姐。那小姐就赖着不走,那家伙酒兴上来,把手枪掏出来往桌子上一拍说,老子是警察,你再闹,老子崩了你!那小姐吓得丧魂落魄,掉头就跑。那小姐不甘心,后来,就写信到公安局告了一状。上面一查发现是莫纪的手下,就问莫纪怎么处理?莫纪说,这样的害群之马,不要让他再坏了警察的名声,于是就将其开除,清理出了警察队伍。因此,在他手下工作的人,谁也不敢越雷池一步。
  按照事先的约定,第二天傍晚,王冬梅来了。看上去王冬梅着意打扮了一番:一袭黑色的低胸背带连衣裙,酱色高统靴配着长筒丝袜,一头漂彩的秀发披在双肩,颈项上还系了一条红丝巾。王冬梅双手捧着莫纪的那本《黑色鸟》,推开莫纪的办公室时,简直让莫纪有些刮目相看了。
  莫纪起身握住了王冬梅的手说,你好靓啊!坐吧,我倒茶。
  别客气,这是你的书,还给你。
  你也太认真了,一本书也要还我?
  我说过是借你的,有借有还嘛。
  莫纪倒了茶,递给王冬梅说,一个多月没见了,你越来越漂亮了。
  王冬梅莞尔一笑,莫哥,这次我是来辞行的。
  是吗,回去多久?
  这次回去后可能不会再来了。
  为什么?
  我父母要把我嫁出去,换回些聘礼钱给我哥哥讨媳妇。
  那我以后就见不到你了。
  王冬梅点点头。
  莫纪从抽屉里拿出车票递给王冬梅,你的车票我买好了,明天晚上的。
  谢谢!车票钱多少?我还没给你钱呢。
  莫纪笑了笑说,269元,是个中铺,钱就算我请你吃饭了。
  那可不行,你帮了我的忙,还让你贴钱。
  没关系,小意思嘛。
  我该如何谢谢你呢?王冬梅说。
  莫纪睨了王冬梅一眼说,我们萍水相逢,不打不相识,只要你心里记着我就行。
  王冬梅莞尔一笑,水灵灵的双眸像说话似的瞟向莫纪,脸上那对小酒窝若隐若现,特别迷人,真有些要勾男人的的魂儿。一向有些沉稳的莫纪心里有些潮起潮落。
  王冬梅看出了莫纪的心事,她沉默了半分钟说,你是这个城市里我见到的一个好男人,我会永远记得你的。可是我一个外乡人,不知怎样谢你才好?今天我就好好陪陪你!说完她站起身,在莫纪的身边坐下来。
  莫纪看女人的眼光很毒,尤其是看年轻女孩子,一眼就能看出她心中的动机。莫纪已经意云南昆明市人民医院癫痫科怎么样识到面前这个女人的心思了,他掐灭了烟头说,冬梅,回去后常给我打电话。
  王冬梅说,打搅你,你不会烦我吧?
  哪里话,我们是朋友嘛。
  王冬梅站起来,我能拥抱你一下吗?说完伸出手拉着莫纪。
  莫纪张开臂膀,将王冬梅搂在怀里。
  这一接竟有些让莫纪不能自拔,他的鼻孔闻到了女人的一股馨香,他把她搂得很紧,似乎要把她嵌入自己的血肉这中。
  王冬梅的嘴唇贴到了他的唇上,莫纪感到那唇是那样炽热,他的体内有一束火光窜动着,他的手有些不安分起来。
  王冬梅捉住了他的手说,我们先到外面走走。
  夜幕开始降临,喧闹了一天的公园内已经归于安静,莫纪和王冬梅边走边聊,不知不觉就来到了那座古楼旁。享有盛誉的古楼在晚霞的映衬下,显得更加威武雄壮,金碧辉煌。王冬梅停下来注目片刻,似有一种淡淡的情绪涌动心间。莫纪拉着王冬梅的手说,走吧,天都快黑了呢。
  莫哥,你不怕别人说你闲话吗?
  不会的,大门都关了,职工也下班了,还有谁来,何况我们没干什么。
  要是真的干了什么呢?
  莫纪淡淡一笑说,我管的地盘,用得着怕吗?
  你好自信,也好大胆,我喜欢。
  是吗?你的性格我也喜欢。
  牌坊在主楼的一侧,离主楼才二十多米。莫纪和王冬梅相拥着来到牌坊下,王冬梅眼望着主楼,靠在牌坊的雕刻石柱上,火烧过后的几缕晚霞映照着一脸灿烂的王冬梅,她匀称的的身体就像是一幅美艳绝伦的玉雕。莫纪心里真有些火烧火燎。
  王冬梅说,莫警官,明天我就要走了,你来呀!
  莫纪饿狼般扑了上去。
  莫纪搂着王冬梅,吻着她的嘴唇,双手利索地把王冬梅的连衣裙撩起来。
  王冬梅把双腿抬起来,像一把钳子紧紧地钳着莫纪的腰。
  两个男女在夜幕中快乐地绞在一起。
  这真是一个令人销魂的时刻。
  王冬梅搂着莫纪说,莫哥,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在这里把身子给你吗?
  莫纪摇了摇头。
  哈哈,让你永远记住这一刻。我想也许还没有人这样做过,只有你和我……
  莫纪吻了一下王冬梅的眉心说,原来你还是一个很有情趣的女人啊!
  王冬梅笑了笑说,在这牌坊下望着那座历经千百年的古楼,我心里就感到特别舒坦,那可是你们男人们的牌坊啊!
  听了王冬梅的话,莫纪望了一眼被夜幕笼罩而显得有些隐隐约约的古楼,心里有些怅然若失。
  这个晚上,莫纪怎么也睡不着,妻子问他怎么了?想和他亲热一下。莫纪吼了妻子一嗓子说,走开点,我累!妻子不知其所有然地悻悻而去。
  两天后,莫纪向局领导递交了一纸辞呈,辞去了派出所所长职务。莫纪的这一突然举动,让他的领导和同事们颇费猜测……

上一篇: 孤独的玫瑰

下一篇: 撒花记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ugkiy.com  下切侵蚀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