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切侵蚀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浸润之谮 > 正文内容

她还在等什么?-纪实故事-

来源:下切侵蚀网   时间: 2021-11-25

姬儿是我的女朋友,18岁。我36岁,也就是说,我比她整整大了18岁。差距这么大,我以为是应该很可以掌控的。我们男人嘛,不就是想找一个自己稳得住的妻子吗?可越接触就越是觉得18岁的姬儿还真是不简单。我现在才明白:是她掌控着我,而不是我掌控着她。世界上的事情总是初衷与结果相反的。怪不得萧风说现在是年级越小的越难弄:要心计有心计,要相貌有相貌,要转身立马就转身,真是一点不差。他曾经说:现在要找老婆,只有找那种老派女人才行。我以为他是吃醋,因为姬儿曾经是他的女友。可是,这种感觉分明是落在我头上了。

姬儿是我生活中出现的异类

我常常会对着姬儿发呆。很奇怪,她父母都是初中老三届,她父亲在企业跑外勤,母亲是公交公司的下岗工人,她自己一个中专还读得吃吃力力。可她有好多地方让我吃惊。首先是她的名字,很洋气,很有气质。有点韩国味道,也像美国的,很具有想象力。我想着她名字时,心里总出神,为什么人家父母随手一翻就能够翻出一个好名字。而自己交大毕业的父母煞费苦心,到头来却给我起了一个很一般甚至是很俗气的名字:高峰。

姬儿说给她起名字的时候,她母亲手里拿本字典说:“第一个翻到的字就是女儿的名字,这是天意。”于是:“姬儿”就脱颖而出了。可惜的是她不像她的名字那么有诗意,那么有内涵。这也是现状了,生活当中,很多人不具备他们好名字所包含的东西,而很多名字一般的人却又很有资质。这是另一个问题了。其次,姬儿姿色平平,却很会打扮自己,她身材偏矮,肤色黄黄的,五官平淡,没有什么很出挑的地方,一次我心血来潮到她学校门口去接她,想给她一个惊喜。猛一眼看见不化妆的姬儿有真有点不敢认:脸色暗淡,湮没在人群里面,一点也不显眼。与我第一次见到她的惊若天人的模样真有点判若两人。

可是她会小孩颠发作怎么办打扮,一打扮效果就出来了。立马就在众人之中显得出挑,很有点招摇过市的味道,也不知道她哪里学来的,还是母亲下功夫调教出来的,在这方面,母亲的因素往往很明显。我觉得读书不用功的女孩,不是在打扮上狠下功夫,就是在做人上很见功力。

姬儿敢穿,仗着年轻,什么都敢穿。每每我带她出去,她总是弄得很招摇的模样,我不是太喜欢,可是回头率一来,我心里面就得意起来。男人嘛,对女人的要求其实是多方面的,包括炫耀。近来流行哈日哈韩,于是她的造型就往这上面靠,发型修得长长短短的,不规则当中有讲究,头额两边斜斜地分别掐上两根花花绿绿的发夹,我觉得发夹这东西很怪,仿佛是示弱的标签,一用怀旧的淑女味道就出来了,于是姬儿就是一个惹人爱惹人怜的邻家女孩。当有人评论她时,她就会说:“这是形象设计噢。”意思是上档次的,并把打扮不好的同学归结到“她住长桥,乡下头呀。杨浦,下只角。”言下之意就是她住在古北地区,那里的台商多,所以她见识多,所以眼光好。

爱情一下子

撞翻了我的条条框框

我们是在萧风处认识的。萧风和我在一个大楼里面,算是同事。一次姬儿在他那里玩,我正好在,我们就认识了。她当时穿一件明黄色小汗衫,白色中裤,整个人在黄昏暗淡的店铺前面显得非常鲜艳,仿佛一道明亮的光芒。她给我的印象是很年轻,也很招摇。而我已经36岁,很朴素的书生模样。人家都说我像五四青年,我很欣赏这种说法,我喜欢的也是那个时代的那种风格,可我一眼就被她吸引过去,她是那么朝气,新鲜得像八月的鲜桃,正好弥补我因为工作关系而已经一点一点成熟起来的暮气。姬儿是何等聪明之人,一看出我的心迹,马上就调整与萧风的关系,而向我积极靠拢。速度之快捷,态度直截了当,令人刮目。而且她做得非常自然,对自己的态度转换,没有过渡,没有解释,得癫痫病能治疗的好吗更没有歉意。并一再向我说:“我与萧风只是朋友关系。”我也知道,本来就是朋友关系,我们现在也只是朋友关系呀。可是当时我一门心思在她身上,也没有深想、细想。真的,我到现在还没有弄清这是她的单纯呢还是她的老练。关系就这样迅速转换了,姬儿很正常的模样,自自然然的模样,弄得我倒有点不好意思见萧风。

我觉得爱情这东西很神秘。本来我喜欢有一点书卷气息的女性。可见了另一种模式的姬儿后,我就被她迷住了,包括她的招摇,她的市井气,我一下子觉得,正是这种市井气才是生活的最深最悠长的源泉之处。也许,正是爱情神秘的地方,魔力的地方。你根本不用考虑,它一下子就推翻了你的种种条条框框。

说不出的风尘气息

鉴于上次马拉松的教训,这次我想把关系早点定下来,我可以继续安心我的工作。我几次对姬儿说:“我们结婚吧!”她媚眼一飘,说:“我还小呢。”一副半真半假的样子。见我缄默,就爬上我膝盖来,用她湿润的嘴唇堵住我的嘴唇。她的嘴唇肥嘟嘟的,涂成桃红色,唇线勾勒得很分明,抿嘴一笑时就显得很鲜艳很性感,很是勾人。这种时候,我还能说什么呢!

而她呢,无论是轻轻一笑,款款一动,还是她撅嘴时,露齿一笑时,都是魅惑,都是充满生命气息的时候,也都是我不能自拔的时候。而她则显得进退自如,仿佛是训练有素的风尘女子。对,她身上就是有一种说不出的风尘气息。可是就是这种风尘气息让我着迷。我简直是中了魔,睁开眼睛闭上眼睛都是姬儿的身影,姬的声音。也许我以前的生活太严肃太枯燥了,也许是我以前没有如此近距离地与女人亲密接触。世界忽然在我面前展开喧哗的一面,魅惑的一面,我才知道我需要女人,我渴望女人的肌肤,渴望女人的媚眼,我已经36岁,我像着了火的干柴,姬儿点燃了我内心的熊熊大火,可是她倒像隔岸观火地稳坐钓鱼台。<癫痫发作时急救方法/p>

姬儿小小年纪,对付男人很有一套,这是我最初的感觉,但当时没有往心里去。现在想起来最初的感觉其实就是最准确的感觉。最简单也最真实,是本能地在保护着我们。

更奇的是,她不但很能勾人,也懂得适而可止。她很能够掌控局面,包括自己的情绪,这是她厉害的地方。有时候,她打扮得很露,我下意识地眉头一皱。我自己还没有意识到的时候,她就已经意识到了,就会乖乖地收敛起来,下次就会穿得正经一点。她很会察颜观色,但是有时候男人也喜欢女人的察颜观色。男人很怪,很多男人喜欢牵着一个“孩子妻”的女人在路上走,我当然也喜欢,但是我的工作很忙,没有精力去解读女人。而且我也没有这方面的经验,这也是我36岁还没有女朋友的原因。我要女人适应我,而不是我适应女人。这是我另一种男子气概,而姬儿的乖巧与玲珑就使她好像很能适应我。我工作起来往往不要命的,工作一忙我就顾不上她了。姬儿好就好在不缠着我,我忙起来的时候,她就自动引退,就像消失在空气里面了一样。

我每晚都给她打一个电话。忙起来的时候几星期不见面,空的时候也会陪她上饭店吃饭,陪她买东西。当然每次空的时候,总是我花费的时候,男人嘛,就应该豪爽一点。姬儿喜欢吃,我们总是上饭店吃饭。姬儿吃饭喜欢换地方,说一样出钱了,就要换换味道。所以,我们每次吃饭都换一个地方。姬儿喜欢现代一点的,我喜欢古典一点的。虽然不是最豪华的五星级,但花钱也够厉害的了。我平时一直是没有消费的。这一点,让我妈心疼,又不知道如何是好。我老妈以前总说:越是能挣钱的就越是不会花钱。越会花钱的就不会挣钱。现在,她的经验不灵了。

我问姬儿:“我不在的时候,你干些什么?”她把头一摇,说:“自有应酬,肯德基、麦当劳、游戏机,卡拉OK,去的地方不要太多噢。”我也不好意思追问是谁请的客开封癫痫病医院在哪里,这样太小气了。我问她:“这样消费你有钱吗?”姬儿说:“我自己暑假打工挣了几千元钱,上学期是在高尔夫球场,会员大多是日本人,很少来,所以很空。平时就在咖啡厅孵空调,有空人就端端咖啡,没有事情就听听音乐、折折餐巾纸。

就是不想结婚

我不知道说什么好,看姬儿举止自如的样子,我觉得自己不知道姬儿心里的意思,而她把我看得很透。我又问她上课情况,“你的正业是学习,而不是打工。感觉再乏味,也不要逃课,还有半年就毕业了。”“你去念高复班,以后考个高职什么的。”“学费什么的,我来。”我强调的是这一句。

姬儿说:“像我这种人,只要想读书,肯定是能够跟上的。只是我不喜欢读书。我宁愿工作。”“我又不是找不到工作。”姬儿强调的是这一句。

望着18岁,已经跟许多男人周旋过的姬儿,我说:“我父母都在催我,希望我能够早点结婚。房子也有。你认为如何?”她又是媚眼一飘,又是那句话:“我还小呢。”“等你毕业以后,我们就结婚吧,我工作很忙,没有空照顾你。结了婚就是一家人了。我每月有近万元的收入,可以养你了。”这是我第一次向姬儿透露自己的收入。她笑着把头一扬,说“可我现在还不想结婚,我还想再玩几年。”“还要等多少时间呢?”“我妈让我要做单身贵族。到35岁以后再结婚。”我说:“我能够等你这么多年吗?你既然不想读书,也不想工作,只有嫁人。你还在等什么?”她不说,可是我心里知道,她心里面在说:急什么,说不定还有更好的呢!

姬儿现在依旧与我保持着关系,依旧不想结婚。于是,我能做的就是依旧请她出去玩,出去吃饭。据说,她又与一个18岁的踢足球的男孩有来往。我想可能是他们年龄近,有共同语言。可是萧风说,那男孩的父母挣下一份可以让他们吃几辈子的家产。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ugkiy.com  下切侵蚀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